2024年07月21日 星期日

曹林:“新聞業(yè)務(wù)”退化的惡果正集中涌現

2024-06-11 08:32:46

來(lái)源:“青年記者雜志”微信公眾號   作者:曹林

摘要:流量沒(méi)有原罪,轉型和融合也是大勢所趨,但在這個(gè)過(guò)程中不能丟了作為媒體本色的“新聞業(yè)務(wù)”。

  前段時(shí)間,一篇題為《警惕!“新聞業(yè)務(wù)”呈嚴重退化趨勢》的文章在媒體圈中熱傳。這篇文章的標題狠狠地戳中了當下一些媒體的現狀:某些新聞單位的媒體融合做得熱熱鬧鬧,技術(shù)概念層出不窮,“新聞業(yè)務(wù)”卻嚴重退化!

  不說(shuō)其他的,就拿一件看起來(lái)似乎很“小”的事來(lái)說(shuō)。某家媒體主持了一個(gè)熱搜話(huà)題“必須割掉危害孩子這顆全民網(wǎng)紅毒瘤”。這句話(huà)怎么讀都讓人不明白,割誰(shuí)呢?什么叫“全民網(wǎng)紅毒瘤”?“危害孩子”這個(gè)動(dòng)賓搭配的詞組,怎么跟“毒瘤”在詞義上并列?評論區很多網(wǎng)友吐槽:語(yǔ)文是誰(shuí)教的,AI都寫(xiě)不出這種病句。相關(guān)評論在判斷上也有問(wèn)題,動(dòng)輒上升到“全民網(wǎng)紅”這種全稱(chēng)標簽,依據是什么?網(wǎng)紅危害孩子,做出這個(gè)判斷的邏輯又是什么?可有深度調查和科學(xué)研究的支撐?之前還稱(chēng)“網(wǎng)紅經(jīng)濟”,如今怎么就成“毒瘤”了?這個(gè)“病”得不輕的熱搜話(huà)題,是新聞業(yè)務(wù)嚴重退化的縮影。

  新聞業(yè)務(wù)是新聞從業(yè)者的基本功和看家本領(lǐng),是媒體的“基本盤(pán)”,它的底線(xiàn)要求是:用腳采訪(fǎng),用筆還原,尊重事實(shí),新聞要素齊全,簡(jiǎn)潔明快廢話(huà)少,文字通順,有“新聞味”。要求高一點(diǎn)則是:與眾不同,有新聞干貨,在鋪天蓋地的同質(zhì)化推送內容之外,能提供不同的、核心的、公眾最渴求的事實(shí)。一些媒體的“平臺矩陣”每天潮水般發(fā)布的新聞,有多少符合“傳統新聞業(yè)務(wù)要求”?不說(shuō)“新聞味”了,單就文通字順來(lái)說(shuō),如果有“啄木鳥(niǎo)”把某些新聞客戶(hù)端的錯別字、病句做統計匯編,每天都能編出厚厚的“媒體錯誤笑話(huà)大全”。

  “新聞業(yè)務(wù)”嚴重退化的典型癥狀有:文字水平小學(xué)生化,錯字別字、病句、不規范用法屢見(jiàn)不鮮,地名張冠李戴是常事;新聞寫(xiě)作沒(méi)有導語(yǔ),沒(méi)有5W,即使是正面報道,通篇也是匿名,有的像段子,有的像廣告,有的像公文材料,就是不像新聞;新聞采訪(fǎng)“社交媒體化”,缺少到現場(chǎng)用腳采訪(fǎng)的新聞,在辦公室里打個(gè)電話(huà)或用微信采訪(fǎng)一下,已經(jīng)很不錯了,“網(wǎng)傳素材+官方回應+評論區截屏+表情包集錦+浮夸標題”,靠的是材料整合、素材新編、狂加情緒“味精”;內容推送同質(zhì)化,一則視頻、一張圖片、一個(gè)所謂“正能量故事”火了,一些媒體便跟隨著(zhù)復制粘貼,沒(méi)有自身的采編附加值和從不同觀(guān)察角度進(jìn)行的再生產(chǎn)。

  還有一些癥狀是:文本“裹腳布化”,幾十個(gè)字能說(shuō)清楚的,卻拉拉雜雜“灌水”到上千字,明明標題可以說(shuō)清的事,卻故弄玄虛讀起來(lái)彎彎繞繞;編輯“一驚一乍小編化”,失去了準確、精致、嚴謹和負責任的態(tài)度,新聞的時(shí)效性、真實(shí)性、準確性被亢奮的流量欲望演繹成了斷章取義、制造對立;選題“雞毛蒜皮化”,缺少對公共事務(wù)的關(guān)注;融媒體“低水平視頻化”,可以用文字說(shuō)清楚的,卻費人費力做沒(méi)幾個(gè)人會(huì )看的視頻,“全員視頻轉型”可能成為一種內耗、內卷、內傷的形象工程;采編“躺平等人喂養化”,等著(zhù)公關(guān)通稿,而不是主動(dòng)出擊找選題挖新聞。

  當然,這些肯定并不是新聞界的整體狀況,也不是新聞業(yè)的底色,不能否定媒體為推動(dòng)社會(huì )進(jìn)步所做的努力。但這些的問(wèn)題,對比傳統媒體時(shí)代可進(jìn)入教科書(shū)的新聞文本和媒體同行引以自豪的專(zhuān)業(yè)操守,確實(shí)說(shuō)明“新聞業(yè)務(wù)”在退化。

  為什么退化?一個(gè)重要的原因可能是,某些媒體在融合和轉型中熱衷于流量和爆款,丟掉了業(yè)務(wù)基因和內容靈魂,系統性地不重視新聞業(yè)務(wù)。當前新聞業(yè)界和學(xué)界的研討會(huì ),很少有研討新聞業(yè)務(wù)的。談新聞業(yè)務(wù),好像成了很低級很不上學(xué)術(shù)“臺面”的事。即使是談新聞業(yè)務(wù)的作品研討會(huì ),也很少有純粹的業(yè)務(wù)探討,而是以流量和傳播效果分析為指揮棒。

  有專(zhuān)家坦言,一些媒體的客戶(hù)端有“端”無(wú)“客”,流量在“通貨膨脹”,用戶(hù)卻反向縮水。記者不積極跑新聞拼獨家,“端”不出有價(jià)值的新聞內容,卻一驚一乍撒情緒“味精”,用戶(hù)怎么會(huì )買(mǎi)賬?脫離基本的新聞業(yè)務(wù)談流量和爆款,結果只會(huì )用“不管你信不信反正我信了”的通脹流量數字來(lái)自欺欺人。

  流量沒(méi)有原罪,轉型和融合也是大勢所趨,但在這個(gè)過(guò)程中不能丟了作為媒體本色的新聞業(yè)務(wù)。新聞報道是媒體的主業(yè)、正業(yè),做新聞,跑起來(lái),嚴謹把關(guān),把字寫(xiě)對,句子寫(xiě)通,要素齊全,標題正派,信息誠實(shí),維護內容的專(zhuān)業(yè)和尊嚴,這是業(yè)務(wù)要求的底線(xiàn)。不守住業(yè)務(wù)的根,就是不務(wù)正業(yè),融合轉型就會(huì )偏離新聞業(yè)發(fā)展的根本。

 ?。ㄗ髡邽槿A中科技大學(xué)新聞與信息傳播學(xué)院教授,本刊學(xué)術(shù)顧問(wèn))

來(lái)源:“青年記者雜志”微信公眾號

編輯:小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