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24年07月21日 星期日

李云芳:應嚴格“新聞”“媒體”兩詞的使用

2024-06-07 11:01:58

來(lái)源:“青年記者雜志”微信公眾號   作者:李云芳

摘要:對于不具備一類(lèi)采編資質(zhì)、非國家正式設立的信息傳播機構,最好不要叫XX新聞,不要稱(chēng)其為社交媒體;“自媒體”也最好不要用“媒體”的字眼。

  B站上最近有一個(gè)視頻《“哦,他是學(xué)新聞學(xué)的”》,受關(guān)注度很高。

  一個(gè)人遠遠地朝垃圾桶扔垃圾,第一遍沒(méi)扔進(jìn)去,垃圾掉在了桶外,回頭扔第二遍才扔進(jìn)去。一個(gè)所謂的網(wǎng)絡(luò )“新聞號”,拿到了相關(guān)視頻,刻意刪掉了將垃圾第二遍扔進(jìn)去的畫(huà)面,只保留了第一遍垃圾扔在桶外的畫(huà)面,發(fā)布到網(wǎng)上,引發(fā)了網(wǎng)友的集體批判,視頻上了熱搜。

  另外一個(gè)MCN主播蹭熱度,跑到扔垃圾的現場(chǎng)出鏡拍視頻,以“批判者”的姿態(tài)表示自己拿到了監控錄像,證明另有真相,呼吁觀(guān)眾不要盲目跟風(fēng)惡評,因為你看到的可能是某個(gè)視頻號惡意剪輯出來(lái)的。

  至于扔垃圾的當事人,也跑到網(wǎng)上開(kāi)啟直播,講述事情的全過(guò)程,對造謠者進(jìn)行控訴、聲稱(chēng)要采取法律措施。他直播時(shí)還頻頻感謝網(wǎng)友打賞并呼吁網(wǎng)友關(guān)注自己的賬號。

  視頻的最后,“包袱”抖開(kāi),一個(gè)人跳出來(lái)說(shuō)這是該MCN機構自導自演的故事策劃,三組人都可以從中得到大流量:惡意剪輯者既可以收獲造假的流量,還可以收獲道歉的流量;蹭熱度的主播收獲了口碑和流量;所謂被造謠的當事人,可以贏(yíng)得大量粉絲和打賞。即使是觀(guān)眾,也“收獲了情緒價(jià)值”。

  這個(gè)視頻拍得很精致,生動(dòng)地諷刺了視頻平臺上存在的“追逐流量”的亂象,讓受眾直觀(guān)地體會(huì )到網(wǎng)絡(luò )上的爭議和情緒是可以被設計、被操弄的。

  不知道是刻意還是無(wú)意,這個(gè)視頻起的標題是《“哦,他是學(xué)新聞學(xué)的”》。這引發(fā)了人們的激烈爭論,尤其是新聞學(xué)的學(xué)習者研究者、新聞業(yè)的從業(yè)者,在這條視頻下面的評論里努力解釋、批評。

  有網(wǎng)友幫作者搞起了斷句,稱(chēng)標題不是“學(xué)‘新聞學(xué)’的”,而是“學(xué)‘新聞’學(xué)的”(類(lèi)似“玩游戲玩的”,意為模仿新聞)。

  第一種解釋下的標題,當然不能讓人信服,這也是新聞學(xué)子和新聞從業(yè)者意難平的重點(diǎn)所在。新聞學(xué)有自己的原則、要求,筆者不是搞理論研究的,就單純援引一些明文規定吧,《新聞?dòng)浾咦C管理辦法》要求新聞?dòng)浾弑仨?ldquo;遵守法律規定和新聞職業(yè)道德,確保新聞報道真實(shí)、全面、客觀(guān)、公正,不得編發(fā)虛假報道,不得刊播虛假新聞,不得徇私隱匿應報道的新聞事實(shí)”。而前述視頻諷刺的“流量至上”現象,顯然無(wú)原則無(wú)底線(xiàn):罔顧基本事實(shí),惡意剪輯視頻,搬弄是非、挑動(dòng)情緒,最終達成拉流漲粉獲利之目的。這不是新聞學(xué),而是“操弄學(xué)”。

  第二種解釋下的標題,是“學(xué)‘新聞’學(xué)的”。這個(gè)視頻呈現的很多套路和梗來(lái)源于“秦朗丟寒假作業(yè)”事件,比如也是自導自演,甚至一個(gè)主播賬號名字“杯一川”都有模仿秦朗事件中涉事主播賬號“貓一杯”的意思,視頻末尾還用了冰箱里找到了寒假作業(yè)的設計梗,上面寫(xiě)著(zhù)“道德和法治”。這就是源于現實(shí)諷刺現實(shí)了,倒也無(wú)話(huà)可說(shuō)。

  最近聽(tīng)一位清華大學(xué)的研究者演講,稱(chēng)現在很大比例的受眾接受信息時(shí)不求證信息真假。筆者以為,這一方面是人的惰性使然,抱著(zhù)手機在信息海洋里沖浪,任憑各種信息在腦子里跑馬撒歡是最簡(jiǎn)單最安逸之事,什么懷疑精神、什么查核來(lái)源、什么兼聽(tīng)各方——“你累不累啊”。

  另外,如今的信息生態(tài),也著(zhù)實(shí)容易讓人混淆不清,無(wú)從明辨。

  在前述視頻的評論中,有人寫(xiě)到,“學(xué)新聞和搞新聞的不是一批人,所謂的新聞號也未必是新聞號。”“現在新聞已經(jīng)和很多自媒體發(fā)布的混淆了……現在什么貓貓狗狗都能來(lái)發(fā)所謂的新聞,反而是真正的新聞沒(méi)人看了。”

  筆者也經(jīng)常被問(wèn)及:“你們和今日頭條、騰訊新聞之類(lèi)有什么區別?”“有個(gè)自媒體號發(fā)了一條新聞,很震驚,你們怎么都沒(méi)有報道?”……然后,筆者就要忙著(zhù)解釋?zhuān)@不是一條新聞,就是“自媒體”的捕風(fēng)捉影、演繹發(fā)揮、猜測推理;這“自媒體”也不是正規的新聞媒體,就是個(gè)人賬號隨意發(fā)的內容。

  筆者建議,本著(zhù)對信息發(fā)布嚴肅、負責的態(tài)度,應該嚴格一下“新聞”“媒體”兩個(gè)詞的使用。不具備一類(lèi)采編資質(zhì)、非國家正式設立的信息傳播機構,最好不要叫XX新聞,不要稱(chēng)其為社交媒體,可以直接稱(chēng)呼為社交平臺或者信息平臺;“自媒體”也最好不要用“媒體”的字眼,就叫個(gè)人博(播)客、個(gè)人賬號(視頻號),比如XX博主。“新聞”和“媒體”兩個(gè)字眼,最好專(zhuān)屬于具備一類(lèi)采編資質(zhì)的機構媒體。這樣受眾在網(wǎng)上沖浪時(shí),看到帶“新聞”“媒體”字眼的,就可以當作明辨真假的“燈塔”。

  當然,這有一個(gè)大前提:機構媒體要有能力滿(mǎn)足公眾關(guān)切的信息需求,有事主動(dòng)發(fā)聲,供給有效內容。

  媒體融合十年來(lái),一直呼吁主力軍全面挺進(jìn)主戰場(chǎng),主流媒體占據互聯(lián)網(wǎng)主陣地。“挺進(jìn)”和“占據”,就要高高舉起價(jià)值內容的大旗,讓自己有料可依賴(lài)、清晰可解惑。在信息恣肆橫流的主戰場(chǎng)上,主流媒體如果不時(shí)被淹沒(méi),不時(shí)失位失聲,也就很難當好主力軍。

 ?。ㄗ髡邽榕炫刃侣劯笨偩庉嫞?/span>

來(lái)源:“青年記者雜志”微信公眾號

編輯:小青